【阴阳师同人】安之吾命【一】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好就随便起了一个×#


#主cp大概首无萤草,其他暂时就自由心证×会切换视角来叙述,大体就是日常,有隐藏主线,文笔智障而且很久没动笔,瞎看看就好#


#顺带私设是式神在20级三星之前属于成长状态,也就是刚抽出来的式神是小孩子,然后慢慢地长成游戏里我们看到的样子×#


#这章慢热到我差点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蓝瘦,香菇×#


安之吾命


【一】


『萤草的场合』


我是萤草,不是莹草,也不是樱草,目前是这个庭院里唯一的奶妈,曾经也是庭院里的单攻担当。


至于为什么是曾经,就请听我慢慢说吧。


在依次觉醒了雪女前辈,我,还有姑获鸟前辈之后,我的阴阳师似乎意识到了他没有单攻的问题。


虽然在我看来其实这不是问题,没有单攻我可以上啊【划掉】


于是我们的阴阳师【他总是喜欢自称阿爸,那么为了区分,下面我就叫他阿爸好了】去请教了住在他隔壁的阴阳师,然后得到了画太极的玄学说法,最后成功召唤出了……三个河童,现在他们正集体趴在庭院的围墙上看着隔壁池子里鲤鱼妹妹——因为我们庭院里连鲤鱼精都没有。


在这之后的某一天阿爸突然带着我和姑获鸟前辈刷起了天雷鼓和风转符,我仔细对比了一下,发现三尾狐前辈的觉醒材料也是天雷鼓和风转符。


难道他终于良心发现,忘掉组队分分钟被轮入道三尾支配的恐惧准备觉醒三尾狐前辈当单攻了吗?


然而我发现是我太甜了,回到庭院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把刷到的材料交给三尾狐前辈的意思,而是小心地把材料放到了柜子里——和他准备用来召唤式神的符纸放在一起。


“阿爸这是在搞什么仪式吗?”


我悄悄扯了扯和我一样躲在一边偷看的姑获鸟前辈的袖子,她是这个庭院里除了雪女前辈和三尾狐前辈以外来得最早的式神,同时也是跟阿爸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位,应该是最熟悉阿爸的了。


“好像是从聊天室里得到了新的玄学。”


前辈是这样回答我的,然而视线并没有移动,似乎是想到又会有新的孩子来到庭院了,我有种她的眼睛都快发出绿光的错觉。


姑获鸟前辈似乎特别喜欢小孩子呢。


“卧槽!!!”


阿爸突然的声音把我和一边的姑获鸟前辈吓了一跳,然而还没等我们及时藏起来,阿爸就猛然推门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在看到我们就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竟然也没有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鸟姐,萤草爸爸,阿爸我终于召唤出单攻了!!!”


努力忽略掉这辈分混乱的称呼,我看了看阿爸牵在手里的小孩子,嗯……看起来不是隔壁阴阳师家里的白狼或者妖狐呢,他看起来和普通人有些像,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头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原本应该由脖子衔接的地方燃烧着红色的火焰。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种很熟悉的感觉。然后我摇了摇头,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甩了出去。


“草爸爸,以后不用麻烦你又当单攻又当奶了。”


不……其实讲真我还挺喜欢当一个放飞自我的输出的【划掉】


带他练级的任务自然是落在了我和姑获鸟前辈的身上,其实本来交给姑获鸟前辈就够了,但是阿爸似乎还是不太放心,就让我也一起跟着去。还特地拉着我的蒲公英嘱咐我只要放心奶就行了。


好好好,阿爸,你不要再拽着我的蒲公英了,我知道我的本职是个奶妈了,我不会再沉迷输出了。


……


大概吧……


其实我的内心是有些复杂的,虽然和别的阴阳师组队的时候经常因为速度慢鬼火都被大长腿的三尾狐姐姐们用完了,但是我并不讨厌阿爸庭院里的三尾狐姐姐,阿爸似乎不喜欢带她出门,所以她总是枕着自己的尾巴在庭院里晒太阳。


虽然为三尾狐姐姐感到有些遗憾,但我还是有记得阿爸说过的话,有好好当一个奶妈……至少在带着那个新来的孩子的时候是这样。


话说回来他是叫什么来着,哦对,阿爸说他叫首无。


虽然说是由我和姑获鸟前辈负责带着他升级,但是我和他并没有过什么交流,只是我总觉得当我或者姑获鸟前辈注视着他的时候,从他的围巾里窜起来的火焰总是格外的旺盛,就像是在掩饰着那里的空荡无物一般。


妖怪嘛,其实总有那么些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啊,就像姑获鸟前辈的双手是灵活的羽翼,雪女前辈总是漂浮在半空中一样,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我并没有把这些说出来,毕竟他刚来到这里,我和他不熟,不知道怎么与他搭话比较好。


他成长的很快,很快就20级了,阿爸也利索的给他升了三星,我和姑获鸟前辈的工作也就算结束了。


“谢谢。”


我隐约听到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然而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却发现那里并没有人。阿爸仍旧经常带我和姑获鸟给庭院里还没有长大的式神们刷着觉醒材料,我也几乎没有同他一起出战过了,听留在庭院里的雪女姐姐说,首无有时候会帮庭院里的式神们给其他地方的朋友们送信。


“他说他隐约记得自己以前是个信使,可能是想借此找回以前的记忆吧。”


雪女姐姐是这么对我说的,但是我想,凡是生前是人类的妖怪,大多结局都不是很美满的吧,要不也不会变成妖怪了,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在生前受到了斩刑吧。


不美满的记忆,也有找回的必要吗?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值得珍藏的回忆,即使最后结局不够圆满,能够找回那段短暂的美好,也是很值得的。”


雪女摸了摸我的头,这么同我说道。


再一次在庭院里碰到他的时候,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手里拿着他的坊线,而他的脚边,坐着呜呜哭着的童女。


正当我准备朝他们走过去的时候,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两只扫地的帚神一左一右拉住了我。


“不要冲动啊萤草爸爸,你这一个'咿呀~叮'过去可能会出事的呀。”


其中一只这么同我说道,可能是我以前兼职庭院单攻的时候太过于放飞自我了吧,竟然给他们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是的呀,他只是看童女坐在这里哭,所以想哄哄她而已。”


“那童女她为什么还是在哭呢?”


两只帚神同时沉默了,然后相互看了一眼。


“他刚才表演了一下用脑袋跳绳来着……”


“看起来是……有点恐怖呢……”


“……”


难怪童女哭得那么厉害了……


我朝他们走了过去,童女一看到我便扑进了我的怀里,我轻轻地拍了拍童女的背。


“纺线能先借我一下吗?”


他没有犹豫地就将手中的纺线递给了我,然后会意地将我手中原本拿着的蒲公英接了过去,我接过纺线,仔细回忆着当初我刚来庭院的时候姑获鸟前辈教我的方法,将手中的纺线编成了一块方巾的形状,随后将它翻转成了马圈的形状。


童女渐渐地不再哭泣,她看着我手中由纺线编成的图案,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谢谢。”


在组队刷御魂的姑获鸟前辈回来将童女抱走之后,他把蒲公英还给了我,我也把纺线还给了他,在我看着他的时候,火焰又高高地窜了起来。


即使努力地想掩饰脖颈处的不自然,然而为了哄哭泣的童女……虽然方法是很笨拙,但是……


“首无先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真的太久没写了我完全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什么,在我的认识和脑补里,萤草是一个有些怕生,但是内心很坚强的女孩子。然后一打起架就成了暴力女汉子【划掉】#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二】挤出来,可能是姑获鸟的视角也可能是首无的视角【望天】#


#大致内容是因为想起我刚开始玩阴阳师的几天,神闪避各种单攻,请教了连出白狼和妖狐的亲友以后……也没有画出单攻来,然后看到了另一个亲友家的首无,当时就觉得真可爱啊×然后问了下觉醒材料,刷完以后第二天就抽到了,开心的飞起来×#


评论(16)

热度(25)

©不存在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