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同人】安之吾命【二】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好就随便起了一个×大致意思不太知道怎么解释,具体看下去应该会明白×#


#主cp首无萤草,其他暂时就自由心证×会切换视角来叙述,大体就是日常,有隐藏主线,文笔智障而且很久没动笔,瞎看看就好#


#顺带私设是式神在20级三星之前属于成长状态×#


#这章依旧慢热,下次大概就是首无视角了,鸟姐被我写得仿佛是整个庭院的大家长……#


安之吾命


【二】


『姑获鸟的场合』


我是姑获鸟,是这个庭院除了雪女和三尾狐前辈之外最早到来的式神。


刚被召唤到这里的时候,我有些弄不清楚状况,脑中隐隐浮现出一些零星的记忆——我,在寻找孩子。随后我的视线突然明亮起来,我在那时看到了我的阴阳师,即使他当时带着一脸说不出滋味的古怪表情,我也依旧微笑着,不过当时还未觉醒的我的微笑是否能准确地传递给他,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是下意识地觉得,面前这个稚气未脱的阴阳师,也是我想要保护的孩子。


“一开始确实是有被你的样子吓到,不过觉醒以后的鸟姐很好看呢。”


阴阳师后来是这么同我解释的,他让庭院里的其他式神叫他阿爸,却唯独没有对我这么说过。


后来庭院里陆陆续续地来了些式神,原本空荡的庭院也开始变得热闹起来,萤草就是那时候来的,第一眼感觉她是个柔柔弱弱,让人不禁想要保护她的小姑娘。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


庭院里负责带新人的一向是我,一是阴阳师知道我很喜欢孩子,二是他确实也找不出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


在第一次带萤草出门前,他仔细地为她挑选了三组最好的攻击套,然后摸了摸小姑娘柔软的头发,朝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出发了。


“等下不用勉强,觉得不行了就奶自己一口。听他说你有治愈的能力,那么自保应该没有问题吧。”


小姑娘朝我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拿着那些御魂,任由我牵着她的手进了副本。


当时的我其实也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新人队长,一次疏忽之下竟然遗漏了一名敌人,然后我只看到萤草小姑娘奋力一挥手中的蒲公英,我还没来得及补上一刀,敌人便已经倒下了。


“那个……萤草有帮到您吗?”


可能是看我的表情有些古怪,她小心翼翼地问着,我立即回以微笑。


“有,萤草做得很好哦。”


她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孩子,唯独有一点让我有些担心的是,她似乎过于喜欢输出了,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输出能力确实很强,但是,一个喜欢输出的奶妈,并不是一个能够让人放心的奶妈。她自己似乎知道这一点,但是天性使然,她有时还是会突然忘记自己奶妈的身份。


她成长地很快,在觉醒后,意料之中地成为了这个庭院的主力之一,有时也会帮我一起照顾庭院里新来的孩子,庭院里的大家也非常喜欢她。


再后来,那个叫作首无的孩子成长起来之后,他,萤草与我就成了这个庭院的三人主力。


首无是我和萤草一起带上来的,召唤出他的那天我的阴阳师差点喜极而泣,随后便把带他练级的任务郑重的交给了我和萤草。


他和萤草一样,都是非常安静,但同时也非常可靠的孩子。而且虽然看起来都还小,但都是非常强大的式神。


被阴阳师仔细叮嘱过的萤草,一开始确实坚持着自己奶妈的本职工作,后来也许是精神无法像之前那样集中了吧,在一次补刀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治愈的绿光亮起。


我是无所谓的,带新来的孩子练级的地方,于我并没有什么危险性,但是新来的孩子并不一定撑得住。我原本是想稍微委婉地提醒一下萤草的,然而新来的孩子拉了拉我的袖子。


“我没事。”


原本悬空在身体上方的脑袋似乎往下降了一些,火苗高高地窜了起来,他微微侧着脸,虽然是看着我,但是余光似乎定格在不远处奋力挥舞着手中蒲公英的萤草身上。


他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细小的创口。


“她看起来很高兴。”


我无法否认他的话,萤草确实看起来很高兴,比她平时小心翼翼地治愈队友时看起来放松得多。


“而且阿爸已经让我觉醒了,冥火可以保护我。”


像是为了让我信服一般,他拉起手中的纺线,朝着一名正在向萤草靠近的敌人打出一发虚无,虽然并没有立即使敌人倒下,但在他这个等级,这已经是非常可观的伤害了,而且我发现,他身上的那些创口在不经意间已经不见了。


萤草被刚才那下虚无的动静惊动了,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们,治愈的绿光再一次亮了起来。


首无的成长速度比萤草还要快,当天我们带他回去的时候他已经能够独自面对这里的敌人了。萤草却是一副不安的样子,手指紧紧地攥着手中的蒲公英。


“他不会讨厌我吧,我之前一不小心又……”


怎么会呢,他可一直在注视着你呢。


不过我可没这么说,这话听起来有些暧昧,我只是笑着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


“他说你那时看起来很高兴。”


第二天,我的阴阳师带着我们去了斗技场,那里是阴阳师相互切磋技艺的场所,他之前也带我和萤草去过几次。


我们很快被分配到了实力相当的对手,无论是哪边也无法很快获得优势,直到对面的阴阳师小姑娘运用疾风将银发的九命猫重新拉回出手局。


三下凌厉的报复,使得原本可以将血线重新平稳的萤草不甘地退了场。旁边眼看着萤草突然不见的首无似乎是有一瞬间的错愕,突然变得旺盛起来的火焰使我无法看清楚他究竟是怎样的表情,在随后迎来的新回合中他直接一记虚无让对面的九命猫退了场。


那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伤害数字,惊讶之余又觉得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他和萤草一样,虽然看起来并不高大,也不够年长,但他们都是非常努力,也非常有潜力的孩子。


最后的胜利算是在意料之中,当萤草重新完好无损地出现在首无旁边的时候,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后火苗蹭地一下窜了起来,几乎就要把他的整个脸都遮挡起来。


我突然明白了,接着回头看了一眼我们的阴阳师,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我干笑了两下。


“您不会没有告诉他斗技场只是用于阴阳师之间相互切磋的场所吧。”


“啊哈哈哈,确实是……忘记告诉他了。”


萤草一副疑惑的样子,像是理解不了我们对话的内容,就在她准备询问离她最近的首无的时候,首无先她一步直接跑出了斗技场。


“诶?”


看着萤草无意中透露出的“他果然还是有点讨厌我了吧”的沮丧气息,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来无论多么可靠,说到底还是可爱的孩子呢。


#下章没有意外的话是首无视角,而且时间轴会开始滚动,这章都是姑获鸟的回忆,在姑姑眼里庭院里的大家其实都是可爱的孩子,阴阳师也是×#


#每次把首无和萤草放在一起组队的时候,萤草一沉迷于输出,首无就开始暴击,然后靠被动回血自保,感觉就像是在表示“没事你就输出吧,我自己也能奶好自己”×#


#其实我很喜欢姑姑的,虽然刚抽到的时候确实心情有点微妙,因为姑获鸟的未觉醒皮肤我是拒绝的,然后我看到了觉醒的姑获鸟……是我的菜啊(ˉ﹃ˉ)×#


#最后能看到这里真的很感谢,因为粮太少我就只能自己上了,感谢包容我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的智障文笔,如果能留点评论就更好啦【被打】#


评论(21)

热度(24)

©不存在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