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同人】安之吾命【三】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好就随便起了一个×大致意思不太知道怎么解释,具体看下去应该会明白×#


#主cp首无萤草,其他暂时就自由心证×会切换视角来叙述,大体就是日常,有隐藏主线,文笔智障而且很久没动笔,瞎看看就好#


#顺带私设是式神在20级三星之前属于成长状态×#


#依旧慢热#


#顺带问下看这篇文的各位有没有特别雷的cp,我好注意尽量在正文避雷,不过要是实在剧情需要我就没办法了×#


安之吾命


【三】


『首无的场合』


我是首无,目前刚来到这个庭院不久。


虽然说以前大部分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但是在梦境中,我总是频繁地梦到漫天的战火,还未干涸的鲜血和已经冰凉的尸体。我看到了应该是还未变成妖怪的自己,背着一个布包,从那凄凉的战场上跑过,不停地,不停地奔跑着。


我隐约记得生前的自己是个传令兵,我原本是想上战场的,但是将军说我年纪尚小,最终只是答应让我留下负责传递士兵的家书。


那时带着士兵家书的我,感觉自己身上的布包沉甸甸的,那里装着士兵们的思念,一定得准确无误地送到他们的家人手上才行。


于是我不停地奔跑着,奔跑着,即使身边便是战火与鲜血,我也不敢停下脚步。


残破的记忆到此便戛然而止,我几次在半夜从梦中惊醒,过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是安全的,这里没有战火,没有鲜血,也没有尸体。


恢复平静之后,我重新躺了回去,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我想找回从前的记忆,即使我能够料想它们并不是那样美好,或者说那大概是很令人悲伤的记忆吧。


我还记得白天的时候,庭院里新来的式神鬼使黑托我把一封信交给隔壁庭院的鬼使白。然而当我将信交到鬼使白手上的时候,他却表示他们并不认识,将信还给了我。


“啊,他果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被退信的鬼使黑只是低着头笑了笑,然后重新趴回到了与隔壁庭院共用的围墙上。


“算了,那样的记忆,不记得也好。”


就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他这么低声说道。


可是……记忆总归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我想对他这么说,然而只是停顿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在被褥上翻腾久了,不禁有些烦躁起来,于是我索性爬了起来,准备去走廊上坐着清醒一会儿。


“首无也是睡不着吗?”


被意料之外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用回头我也听得出那是萤草——在我来到这个庭院之后,是她和姑获鸟前辈一直带着我练级的。昨天阿爸还带我们三个去了斗技场,起初我是不知道斗技场只是一个模拟战斗的存在的,因此当萤草突然从我身边消失的时候,我感到惊恐无措,无数的剪影走马灯一般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微笑着牵起我的手的萤草,拿着蒲公英奋力挥舞着的萤草,紧握着蒲公英施展治愈之光的萤草,与童女一起翻花绳的萤草……


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吗?


见不到那样的萤草了吗?


恐惧之后,便是强烈的愤怒,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切磋已经结束,萤草完好无损地站在我的身边……


? ? ? ?!!!!


我当时觉得自己已经当机了,我是谁,我在哪,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您不会没有告诉他斗技场只是用于阴阳师之间相互切磋的场所吧。”


“啊哈哈哈,确实是……忘记告诉他了。”


姑获鸟前辈和阿爸的话传了过来,我也算是听明白了,萤草似乎想问我什么,但是我先她一步跑了出去。


太……太丢脸了……


那是我们上一次见面,所以现在的我有些尴尬。


“……嗯,萤草前辈也是吗?”


“不要叫我前辈啦,叫我萤草就好了。”


她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手里依旧拿着那棵巨大的蒲公英。


“嗯。”


接下来便是沉默,我与她的交集并不多,在我的印象里她是一个很温暖,很可爱,也很可靠的女孩。每当她奋力挥舞着蒲公英重创敌人时,她总是显得很开心,一点也没有专心施展治愈之光时那样拘束的模样。


“首无会觉得我很奇怪吗?”


最终还是她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沉默,借着火苗的遮掩,我用余光偷偷地看着她,好在她并没有看着我,而是微微低着头,没有拿蒲公英的那只手紧握着放在膝盖上。


“明明应该是负责治疗的式神呢,但我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将那些敌人击败,那样大家就不用受伤了……虽然我能够治愈大家,但是受伤的话,大家还是会疼的吧……”


所以重创敌人的萤草,才显得那样高兴……


“不会。”


我尽力使自己的回答显得真诚而坚定,虽然我的内心确确实实就是那样想的,但我却不知道能不能完完全全地传递给萤草。在听到我的回答之后,她抬起头朝我看了过来,于是我迅速地收回了视线,用高高窜起的火苗遮挡住了自己的表情。


“谢谢你。”


她这么同我说道,那些火焰不受控制地变得更加旺盛起来。


“首无,你的火怎……”


“没……没事,可能外面风有点大……”


“那样的话还是早点回去吧,也已经很晚了。”


她起身,似乎是想朝我伸出手来,却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突然收了回去。


“啊,对不起,我忘记首无已经长大了……嗯,晚安。”


她的身影迅速而又轻巧地消失在了走廊拐角。


我突然记起来,在我初来庭院的时候,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她的手很温暖,动作也很轻。那时我抬起头看着还很陌生的她,四目相接,她的笑容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或许正是这样,我始终觉得我应该要找回之前的记忆,即使那些记忆再残破不堪,甚至化作噩梦使我无法安眠,在那之中,也一定有着像这样的,我不想忘却的,温暖的回忆。


#明明说了这章时间会开始滚动,结果还是没滚多少,一写回忆就停不下来了,原定要开始的剧情也没开始,唉……#


#生前回忆部分来自传记,首无的传记是我现在看过的最虐的传记,看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已经猜到了结局,还是哭着去斗技场打完了20只白狼×#


#依旧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方便的话请继续留个言吧【被打】#


评论(13)

热度(16)

©不存在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