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同人】安之吾命【四】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好就随便起了一个×大致意思不太知道怎么解释,具体看下去应该会明白×#


#主cp首无萤草,其他暂时就自由心证×会切换视角来叙述,大体就是日常,有隐藏主线,文笔智障而且很久没动笔,瞎看看就好#


#顺带私设是式神在20级三星之前属于成长状态×#


#顺带问下看文的各位有没有特别雷的cp,我好注意尽量在正文避雷×#


#感觉这一章开始用什么视角都说不清楚,上帝视角写了一遍自己都看不下去,就干脆阴阳师视角了,虽然还是感觉怪怪的,但是好歹时间终于开始滚动了×#


安之吾命


【四】


『阴阳师的场合』


初次见面,我是这个庭院的阴阳师,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阿爸。


或许他们今天有些疑惑吧,为什么我会突然将整个庭院里的式神都召集起来,这在之前似乎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啊,不对,在之前似乎也有过这么一次……咳咳。


“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就把事情大概说一下吧。今天我照常委托姑姑去带升星狗粮,但是……”


说到这里我的语气突然加重了,我平常是不喜欢管姑获鸟叫姑姑的,因为总觉得这样叫起来硬生生让她大了我一辈。


虽然坦白说起来我有时候的确是把她当做自己的长辈来看的,我不知道她是否也把我当做她的孩子来看待。


“姑姑,我知道你很喜欢孩子,但是不要随便把别人家的孩子带回来啊!”


是的,这次事件的起因就是姑获鸟在外出带狗粮的时候,把不知道是谁家的妖狐给抱了回来。虽然我也很疑惑,姑姑之前并没有偷别人家孩子的前科,那为什么会……


我摇了摇头,仔细回想了下之前被我安置在结界里的妖狐,那还是一只非常幼小的妖狐,就像是刚被召唤出来时候的样子。


这样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倘若姑获鸟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的话……


“那个孩子就暂时先寄放在我们庭院,明天大家分组轮流跟我出去贴告示,至于姑姑,面壁思过一天作为惩罚。”


“是。”


姑获鸟低着头,没有任何异议的样子。


“还有,三天不能接触院子里处于成长期的式神。”


还没等姑获鸟对这句话有什么回应,底下童女倒是哇地一声开了哭腔。


“……”


“好吧,上面那句话作废。”


我假装没有看到瞬间止哭还朝姑获鸟眨了眨眼睛,一副“计划通”样子的童女,继续说了下去。


“我把大家召集起来,是希望大家不要随便带别人家的式神回来,如果你们当中有任何一位丢了的话,阿爸也是会很担心的。好了,大致内容就是这些,萤草和首无留一下,其他人可以散了。”


『萤草的场合』


待房间里的式神散了,刚才一直维持着正经形象的阿爸便恢复了平日里随随便便的形象。


说起来上一次阿爸突然把大家召集起来的时候是因为姑获鸟前辈在带着红叶姐姐练级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外边的式神跟了过来,姑获鸟前辈看他似乎没有恶意就没管,等到回了庭院,站在门口迎接她的阿爸一看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要死了,这特么是谁家的酒吞啊,召唤出了ssr怎么也不锁锁好,就不怕给哪家的非酋拐跑了吗?


这是阿爸后来对我抱怨的话,然后他带了几个式神贴了一天的告示,马上就有一位阴阳师过来认领了,在确认过符咒以后,阿爸立即把酒吞还了过去。


然后再也没敢让姑获鸟带红叶姐姐出去练级。


“唉,我也知道鸟姐喜欢小孩子,妖狐的契约书碎片我也快攒齐了,谁知道她今天就给我带了一只回来,也不知道谁家的……他的阴阳师得急死了吧……”


那只突然出现在结界里的妖狐我之前路过的时候偷偷看了一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原本就是小小的一团,还把整个身体都蜷了起来,看起来就更小了。


“我看那只妖狐像是刚被召唤出来的样子,所以我想趁着明天出去贴告示的时间能不能再想办法弄几个碎片回来,把契约书召唤出来的那只还回去,如果能糊弄过去的话,那只就能留在这里了。我看鸟姐好像真的挺喜欢他的。”


虽然这事似乎听起来不太好,不过我还是犹豫着点了头,旁边一起被留下来的首无则是低声地应了一声。


“明天贴告示的事情你们就不用管了,带那个孩子出去练练级吧。草爸爸你要记得自己是个奶妈啊,如果草爸爸又忘记自己是个奶妈的话,首无你记得提醒下她啊。”


“阿爸……”


“是。”


然后这次单独谈话便结束了,回房间的路是相同的,首无安静地走在我的身侧。


他似乎就是那样安静的类型,无论是他还在成长期的时候,还是长大了以后。


昨夜因梦境所扰,我在廊下遇到了他,他看起来也像是无法安睡的样子。


我还记得我在梦境中看到了一个束着马尾的少年,他背着一个布包,匆匆从我身边跑过,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但隐约觉得这不是一个陌生人,却又想不起关于他的任何信息来。


梦境中的时间缓慢流逝着,少年从我身边跑过数回,他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唯有一次,他忽然停了下来。


他像是在看着谁,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我只听到他轻轻地说了一句:


“再见了,我可能回不来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无端出现的鲜血突然在我的视野中弥漫开来,少年被淹没在了那触目惊心的颜色里。


我从梦中惊醒,久久无法平静。


他是谁?


我总觉得那不是一个凭空出现在我的梦境中的人物,他应该是真实的存在于过去的某个时间点,至少是曾经存在于我的记忆中的人。


我的记忆不是那么完整,我原先只是一株很普通的野草,我甚至不记得我生长在哪里,只记得自己曾是一株野草。


腐草为萤,我最终成了妖怪萤草。


我一直觉得我或许是因为过去想救谁,才会在变成妖怪以后拥有了治愈的能力。


或许我想要救的人,就是梦境里的那个少年吧。


“萤草前……你的房间应该是这里吧?”


身边的少年突然出声,我才意识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我的房间门口。


“嗯,是这里。”


互相道别之后,我拉开房间的门,回头望向还没走出多远的少年。


他昨天又是被什么样的梦境所困扰着呢?

 


#算是过渡章,叙述困难所以拖了几天,本来准备周三凌晨更新的,结果上帝视角写得太智障了,所以今天又推翻重写了一遍。#


#顺带我家第一只妖狐是拿碎片拼的,又是百鬼砸又是寮里乞讨,最后一天还搜出了一个妖狐本,总算是拼了一张出来。然后让草爸爸和首无带着出去练级了,大概是我家唯一一个不是姑获鸟带大的小孩子。后来因为稳定二突,我就没再给他升星了……#


#照例感谢观看#


评论(3)

热度(12)

©不存在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