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同人】安之吾命【六】

#拖更抱歉,最近事多加上游戏里有点嘈#


#小鹿你是我唯一想要的ssr,来我家吧【大哭。#


#CP首无萤草,之前说是日常,然而写到现在感觉并不像是日常,虽然有些情节确实是套用我自己玩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萤草和首无的性格大部分来自于传记和对我自己家这两只的感觉#


#私设是式神在20级三星之前处于成长期,刚召唤出来的式神是小孩子的状态,随着等级上升而长大#


#这章切入正题,应该快写完了,大概……#


#就在我写这篇的时候,我看零点过了,我点开召唤,顶上跳出xxx抽到了稀有ssr式神小鹿男……沉默半晌,我把游戏关了……#


安之吾命


【六】


『萤草的场合』


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隔壁的阴阳师抽到了小鹿男。


对,就是那个曾经指导过阿爸怎么抽单攻,然而卯月也没有的那个传说中的“隔壁的阴阳师”。


阿爸一大早就被隔壁阴阳师的消息吵醒了,起床气刚准备发作,一听说是隔壁阴阳师抽到了小鹿立马打理好一切,带着鸟姐去了隔壁看热闹。连童女看到他们出门粘着过来要一起去也没一点犹豫就让鸟姐抱着一起去了。


看来阿爸是真的很激动。


“唉……”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叹气。最近天气转凉,地上的草已经开始渐渐的枯萎了,不能再像之前一样肆意地在草地上躺着了,总怕压碎了它们。


曾经还很小的妖狐几天前就长大了,然而阿爸收集来的的那一盒子契约书碎片却迟迟没有派上用场,因为根本没有哪个阴阳师上门来认领过他。


我们几个知情的怕他知道了难过,所以统一了口径没告诉他这件事,也亏得阿爸之前一直瞒着他这件事,所以阿爸就牺牲形象装作一直忘了帮他找原主的事情。


“明明之前的酒吞马上就找过来了的说……”


我蹲在地上,自言自语道。


“可能是因为他是ssr吧。”


“咿——”


我被这个突然的声音吓得跳了起来,他好像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嗨呀,是首无啊,你吓死我了……”


我拍了拍胸口,说起来他怎么好像一直走路不出声的来着。


“对不起,没想到会吓着你。”


我对他摇了摇手表示不介意,他脖子里的火焰又窜得老高,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有点可爱呢。


不过他刚才说的……


“你刚才的意思是,因为是酒吞是ssr,阿脸只是sr,所以阿脸他原来的主人不想要他了吗?”


所以他才会被丢在那种危险的地方,所以他刚来的时候看起来无精打采,所以他从来没有向我们提过他的原主人……


如果阿脸刚来的时候看起来那么小根本不是因为刚被召唤出来的缘故,而是因为他的原主人因为轻视他,所以……


我不敢再继续往下猜下去……


首无的火焰无声地熄了一些下去,我看到他朝我点了点头。


“但我们只是r啊,不也……”


我试图辩解,不过被首无打断了。


“萤草,你是被大家认可的r。”


他看着我,语气坚定,一点也不容我辩解的样子。然后他又低下头去,火焰窜了起来,声音也一起低了下去。


“我呢,大概只是因为阿爸不太一样吧……”


我沉默了,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说“不,首无你也是很厉害的式神啊”,但我总觉得底气不足,话到了口边却卡住了。


首无说我是被大家认可的r,但是近来,我觉得阿爸已经基本不再带我出门,而是让我和首无去带新人,带狗粮,他带着鸟姐和座敷童子出门去打觉醒,打御魂……


我出门贴告示的时候,曾经看到旁边书报亭的一期刊目上写着这样一个标题——


r毕竟是r,萤草惠比寿终极测评。


r毕竟是r,我无力反驳,惠比寿爷爷是个一心一意的好奶爸,节能,还会驱散。


这些都是我做不到的。


阿爸呢,虽然说真的,他就跟他自己说的一样,不是什么正经的阴阳师,但是呆在他的庭院里,让我觉得很自由,很放松,以至于我都快忘了还有n,r,sr,ssr这种评定之分。


还记得我刚来的那天,阿爸抱起我连转了三圈一直转到鸟姐跟前。


“鸟姐,我抽到奶妈了!”


那时候阿爸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阴阳师,不懂得评定,不懂得御魂,觉得觉醒是件难于上青天的事,甚至还给鸟姐戴过轮入道,因为他觉得这和鸟姐的被动技能很配。


阿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小鹿男的呢……我想了会便干脆的放弃了,虽然看起来挺脱线,但阿爸其实大部分时候话不多,他在想什么,只要他不说,我们谁也猜不到。


阿爸……最后也会变得像阿脸的原主人那样吗……


我有些不敢想,但我觉得我要信任阿爸,就像阿爸虽然总是千叮咛万嘱咐我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个奶妈,到最后却仍然选择相信我那样。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大概是因为胡思乱想的缘故,感觉一整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只是当夜晚六点的铃声响起,我发现首无仍然静静地站在我的身边。


“你就这么傻站了一天?”


我忍不住问道。


他看着我,堵了半天才回了我一句:


“你不也是啊。”


脖子里的火焰又窜得老高,我突然笑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傻不傻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仿佛我们在这之前早已经认识,而他是我的挚友,我们在这里的相遇不过是久远离别之后的一次重逢罢了。


这时,阿爸推门回来了,后面跟着鸟姐和座敷童子,朝着庭院里面走了过去。过了一会,我看见阿爸朝我走了过来。


“草爸爸,你看见童女了吗?”


他这么一问我才发现,自从今天早上,我就再也没见过童女了。我求助似的看了看一边的首无,然而他也只是摇了摇头。


阿爸已经明白了我们的意思。


“我本来想着好不容易凑齐了最后那一块迷之碎片,可以给她一个惊喜了……”


童女虽然喜欢撒娇,也有一些任性,但是绝不是喜欢无理取闹的孩子。


“阿爸,隔壁院子的惠比寿爷爷说他好像看到童女往院子外面跑了。”


座敷童子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头发上的鬼火都有一种快要被吹飞了的感觉。


可能是今天阿爸回来晚了,所以童女出去找他了吧。也是,阿爸一向回来挺早的,今天或许是为了攒齐最后一片童男契约书碎片给童女一个惊喜所以才……


阿爸,到底还是我们的阿爸啊……


“阿爸别急,我和首无出去找找,童女可能只是迷路了。首无的方向感可好了,放心吧。”


阿爸摸了摸我的头,朝我们点了点头。


他相信我们。


但是……


我却辜负了他……


我没有带回童女,不是首无的错,首无的方向感帮了我们的大忙,只是我的能力还不够强大,我救不回童女。


我只能抱着她,眼睁睁看着她在我的怀里化成一个纸人,然后化为灰烬,随风而逝。


如果我的能力能够再强一些的话,她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我突然看到一个自己,跪在人群之中低声啜泣着,一个声音逐渐与我刚才的声音重合起来:


如果我的能力能够再强一些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想起我刚玩这游戏的时候,真的给鸟姐带过轮入道,忘记是看的哪个网站了,反正后来再去一看,差点笑出声,顺带那个r毕竟是r的标题也是来源于那个网站。#


#虽然确实很想要小鹿男啦,但只是很想要而已,百鬼里能让我啥都不管看见就砸的只有首无。草爸爸最近准备给她换新御魂了,来一发高速暴击草。草爸爸别多想啦_(:з)∠)_#


#顺带隔壁阴阳师算是我两个亲友的结合体吧,本来是想早点更新顺便帮她立个flag的,好在即使我拖更,她还是抽到了一个ssr,呼——#


#依旧求评价,你们的评价是我的动力_(:з)∠)_#


评论(9)

热度(13)

©不存在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