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同人】安之吾命【七】

#最近满脑子都是小鹿,跟群里聊天前言不搭后语各种口误我都怀疑我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干脆写个文清醒一下×#


#抱着亲友放在我结界里的小鹿放声大哭,说好的产粮会有自己想要的卡呢,是因为我没写小鹿吗……#


#CP首无萤草,之前说是日常,然而写到现在感觉并不像是日常,虽然有些情节确实是套用我自己玩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萤草和首无的性格大部分来自于传记和对我自己家这两只的感觉#


#私设是式神在20级三星之前处于成长期,刚召唤出来的式神是小孩子的状态,随着等级上升而长大#


#不出意外的话下章完结,完结以后可能写一些后续小日常。#


安之吾命


【七】


『首无的场合』


童女死了。


我和萤草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行了,粉色的衣服上沾满了鲜血,胸口的白色绒球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湿漉漉地黏在了一起。


这一次我不是凭的方向感,而是循着气味找过来的,那种令人厌恶并恐惧着的铁锈味,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萤草上前抱住她,但是已经无法挽回什么了,她在萤草的怀里消逝了。


这不是萤草的错,她的能力是治愈,然而童女已经死了,治愈之光无法再对她生效。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萤草哭,她直愣愣的看着童女消逝的地方,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直到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她突然站起来一把抱住我,撞得我差点朝后摔倒在地上。


“是谁……为什么……童女不会伤害谁……为什么要……”


我不知道,童女当然不可能伤害谁,她喜欢帮别人疗伤,虽然因为阿爸没有给她练过级所以治疗量微乎其微,但她还是乐此不疲。


她是个好孩子,不会去伤害别人。


最后是我把萤草背回去的,阿爸站在门口,我把童女的事情告诉了他。


阿爸当时沉默了许久,然后摸了摸我的头。


“对不起……”


我听到他这么说。


“明明是我召唤出你们,却没有保护好你们,这是我的失职。”


第二天,阿爸就禁止了我们所有式神的外出,庭院的结界也被他连夜加固过了。但是如果他不外出进行必要的作业,无法维持挺有的运转,所以他最后还是带着山兔和座敷童子出了门。


鸟姐被留在了庭院里保护我们。


“我不会出事的啦,现在欧皇那么多,我带上辅助去抱大腿不会有事的,安。”


阿爸出门时是这样说的。


就这样过了好多天,久到我几乎快忘了童女已经不在了这件事的时候,我差点就以为一切已经过去了,但是现实给了我重重的一击。


那天原本并没有什么不同,鸟姐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自从她留守庭院后,她一直是这个状态,时不时朝门外看两眼,大概是在担心阿爸。萤草自从那天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我经常在她门前的走廊上坐着,一坐就是一天。


大概是快傍晚得时候吧,就是平常阿爸回来的世界,山蛙突然从门口闯了进来,背上的山兔大哭着用力拽他头上的花。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别拽了,你跟那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呀!”


“呜呜呜,放我回去,我要跟阿爸一起……”


鸟姐立即上前抱过嚎啕大哭的山兔,萤草自把自己关起来之后第一次出了房门,和我一起走到庭院的大门前。


“事情是这样的……”


得到解放的山蛙简短而清晰的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大致就是阿爸他们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了袭击,阿爸让山蛙带着山兔和暂时变回纸人状态的座敷童子先离开了。


从山兔手里跳出来重新变回原样的座敷童子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没有再看我们。


鸟姐一脸凝重,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将山兔递给了萤草。


“庭院先交给你们了,我去把他带回来。”


说完,她振翅而去。萤草说,鸟姐大概是把阿爸也当做孩子来看待的,孩子出了事,母亲当然着急。


如果是鸟姐的话,肯定能顺利把阿爸带回来吧。


山兔哭累了,趴在萤草怀里睡着了,萤草看了看我,我正巧也看着她,我朝她点了点头,她也点了点头,然后抱着山兔朝里面走去,山蛙安静地跟在她的身后。


“谢谢你,首无……”


在经过我身边时,我听到她轻声说道。


我就站在原地,目送着她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然后当我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了消失了好几天的妖狐。


他似乎在轻微地打颤,像是看到或者想到了什么令他感到恐惧的事情一样。


“我知道是谁了……是他!肯定是他……”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长大以后高了不少,我已经不能摸到他的头顶了。


“冷静点,怎么回事?”


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是我原来的那个阴阳师,他……他太可怕了!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残忍,他说我输出不够稳定,一无是处……我本来以为最惨也不过是当做狗粮而已,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把一些同伴给……”


他捂住脸在我面蹲了下来,我大概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原本的阴阳师,杀死了他的同伴。


“我以为从那里逃出来就结束了,我没想到他能疯狂到这个地步,我前几天偷偷回去了一趟,大天狗先生告诉我说,他已经疯了,他觉得弱小的式神没有存在的价值,所以……”


所以,就要杀了他们吗?


所以,童女理应当被杀害吗?


往日童女微笑着的脸和她最后沾满鲜血的脸浮现在我的眼前,她确实不够强大,但她不该因为这种可笑的理由死去。


我的指甲已经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陷进了手掌里,淡淡的,令人厌恶而又无比熟悉的血腥味萦绕在我的鼻尖。


“大天狗先生不阻止他吗,这应该不符合他的大义吧?”


听到声音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声音能够变得这么冷漠。


“他没办法阻止,式神与阴阳师有契约束缚,如果阴阳师强制下达命令的话,式神是无法违抗的……”


有契约束缚?无法违抗?


我先前从来都不知道这些,大概是因为阿爸从来都没有对我们下打过强制命令吧,他选择尊重我们,大概如此吧……


阿爸……其实是个很好的阴阳师呢……


!!!


发现情况不对我突然推开面前的妖狐,然后我发现自己的脚腕上出现了两条细细的锁链,想试着挣脱,却发现双脚已经动弹不得。


这是……缚吗?


我抬头看去,那是一个陌生的阴阳师,虽然之前并没有见过他,但却使我没来由的感到厌恶。


我看了看妖狐的表情,确信了那个家伙应该就是他原本的阴阳师了。


“你去后面告诉萤草他们,让他们快点走,还来得及。”


我轻声对着一边的妖狐说道,他虽然已经长大了,但是阿爸还没给他升四星,三星的他还是太小了。


他大概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很果断地跑掉了。


他是个明白人,也不会被“任何时候都不能丢下同伴”这种无聊的道义所束缚,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去通知大家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已经不能够完全地复述出来,因为我也已经不全记得了,只记得结界彻底被破坏的时候,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消失已久的记忆突然复苏,在我还活着的时候,我也曾陷入黑暗之中,一次当我替同伴送家属归来之时,却发现军营已经成为一片火海……


我们败了。


送对了地方的战报,却是错误的内容。而那封战报,除了将军之外,只经由过我的手。


我被冠上了叛徒的恶名,跪在那片我爱着的草地上,余光瞥见刽子手手中的刀已经高高举起,身边萦绕着咒骂声与哭泣声。


我如同置身于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我自是不会背叛军营的,但是没有人愿意听我辩解,于是我便不再说话,安静地等着那把刀落下来。


甘心吗?不甘吗?


结局已定,我已无力去改变。


但那是我还活着的时候,作为人类的首无什么都没有做,而现在,作为妖怪的我不想坐以待毙,如果我能多拖一秒,萤草他们就会多一秒安全的时间。


我闭上眼睛,决定再一次顺从自己的方向感,手指绷紧纺线——


虚无。


有着铁锈气息的液体溅到了脸上,我知道我大概是打中了,脚腕上的束缚也已经不存在了。


我好像听到了萤草的声音,她在哭,我想去摸摸她的头,但是我看不到她。


恍惚间我好像回到了自己临刑前的那一刻,我突然看到人群中有个从未见过,却让我有种莫名熟悉感的女孩,她看着我,眼神中没有厌恶,只有悲伤。


她口中发出的声音,与萤草的声音重合了起来:


“神灵啊,请给予慈悲!”


#写得自己差点不知道在写啥……下一章我会附个后记,把该解释清楚的都解释清楚。#


#关于妖狐,我的观点就和我写的一样,该你跑的时候别拘泥于啥这时候丢下同伴跑了不义气,无意用这个行为去抹黑,我觉得这个行为在这个情况之下完全正确。怕有人误解,所以还是解释一下,顺带我也无意抹黑狗子,下一章我会说到他的……#


#下一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是想两章打完一起发,但是接下来几天我可能都比较忙,没时间很快写完最后一章,最早可能周日凌晨,最晚……我也不知道#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13)

热度(9)

©不存在的 / Powered by LOFTER